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经典散文

汪国真散文《我最初的文学生涯》

时间:2024-04-17   浏览:3次

(一) 京广铁路是中国铁路交通中的一条大动脉。从北京往南,途径的大城市有石家庄、郑州、武汉、长沙,最后一站是广州。 我最初的文学生涯同京广线上的三个大城市有著密切的关系,这三个城市就是北京、广州和长沙。 我的处女作是在广州上大学的时候发表的,我的第一首引起读者强烈回响的诗是在长沙《年轻人》杂志发表的。我决心走诗歌创作的道路是由于北京的《青年文摘》转载了我的诗,这次转载,使我意识到了我是有能力写出为读者,特别是青年读者所喜爱的诗歌来的,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决定定向发展,不再写那些令我感到蹩脚的小说,而专心从事诗歌创作。 或许直到今天,刊发我处女作的《中国青年报》那位叫梁平的编辑,刊发我第一首有影响的诗作的《年轻人》杂志那位叫谢乐健的编辑,以及第一次转载了我的作品的《青年文摘》那位叫秦秀珍的老师都没有意识到,没有这三次机遇,当年一个喜欢写作名叫汪国真的青年,至今还可能默默无闻,他们或许完全没有意识到,在他们的举手投足之间,便成全了一个年轻人未来的事业……。 一九七八年十月,我从北京踏上了南行的列车。就是这次南行,完成了我人生旅途的一个重大转折。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,一跃成为令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的大学生。 暨南大学位于广州南郊,文革期间曾长期停办,一九七八年十月,暨南大学迎来了她复办后的第一批大学生。 暨南大学的校园是美丽的,波光潋滟的明湖、郁郁葱葱的桉树组成的林荫道、淡黄色的学生宿舍楼、外形很像蒙古包造形别致的学生饭堂,以及在广东高校中最为漂亮的游泳池,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。 当时学校的董事长是廖承志,副董事长和董事则有霍英东、王宽诚、费彝民等知名人士,学校的校长是当时担任广东省副省厂的杨康华。 一切仿佛在做梦一样,仅仅在半个月前,我还是一个常常被上夜班搞得疲惫不堪的年轻人,而今天当我置身于暨大校园里,望著南国处处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,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新和轻松。 让一切重新开始吧!我对自己说。 (二) 在全国有两所华侨大学,广东的暨南大学和福建泉州的华侨大学。 或许是由于桥校的缘故,学校的校舍在广东的高校中恐怕是最好的,也比较宽敞。本可以住八个人的房间,一般只安排六个,剩下两个铺位。用来放同学们的东西。由于我们系的辅导员余金水是个比较负责和尽职的老师,经常来宿舍检查卫生,因此,整个中文系男女生宿舍的内务都相当整洁。当然,这和房间相对宽松有很大关系。 我们同宿舍的六个同学,三位来自广东地区,一位是山东的,一位是福建的,我是北京的。如今,其中一位广东的同学和福建的同学都已先后去了澳大利亚。 在我们八二届中文系的男生宿舍中,在我印象里,我们房间是唯一没有住进海外生的房间,其他房间都有海外来的同学穿插其中,这只是一种凑巧罢了。 在我的大学生涯中,我的各科成绩大概要算是中等略微靠上,算不上优秀,但也不至于太落后,就学习成绩来说,我是最不引人注目的。www.3652ww.com太优秀或太差劲儿,都容易引起同学们的注意。 我最引人注目的恐怕是答卷的速度。每次考试我差不多都是第一个交了考卷背起书包出门的,两堂课的答卷时间,我常常在半小时左右交卷,而且各科皆然。不论在当时还是现在,我都不是一个把分数看得很重的人,但我也不愿太丢面子,这样一种精神状态,决定了我既成不了优秀生也成不了劣等生。 我最大的嗜好就是跑图书馆和阅览室,看我喜欢看图书和杂志。我不完全清楚整个中文系学生借阅图书情况,但就我们宿舍来说,我恐怕是借阅图书和杂志最多最勤的一个。这种习惯,一直保持到我大学毕业,分配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后。 或许在我的许多大学老师和同学眼里,我是一个有个性的学生,却不是个将来能有大成就的学生。因为当时我的表现实在太一般了。 在我的诗歌于读者中引起强烈回响后,我曾在街上先后碰到两位中学同学,他们告诉我,他们都曾和我中学的老师议论过这件事,现在出了名的这个汪国真,是过去咱们班上的那个汪国真吗? 一位同学对老师说:“我觉得就是。” 老师半信半疑地说:“是吗?他在中学的成绩不错,但也不是特别起眼啊!” 客观地说,我在中学的成绩可以称得上优秀,因为那个时候我倒不是看重分数,而是好胜,这种好胜的心理支配著我取得了远远优于大学时代的成绩。如果中学老师都心有疑问,那么在我刚刚成名的时候,我的大学老师和同学们恐怕也会有这汪国真不是那汪国真的疑惑。 (三) 我的老师们完全有理由对我今天的成功感到惊讶,只要看看我当初发表出来的作品的水平,就能够明白我当时会给老师们留下一种什么印象。 在我们进入暨南大学不久,系里的同学们自己搞了一份油印刊物《长歌)诗刊,由于这份刊物倾注了同学们的热情和心血,尽管它比公开出售的印刷质量最次的刊物还要差好儿几个档次,但同学们都很珍视这份刊物,也乐意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拿到刊物上发表。当时,我写了一组诗,叫《学校的一天》,这差不多是我当时能够写出来的最好一组诗了,这组诗由五首小诗组成,这五首小诗分别是——晨练:天将晓/同学醒来早/打拳、做操、练长跑/锻炼身体好;早读:东方白/结伴读书来/书声琅琅传天外/壮志在胸怀;听课:讲坛上/人人凝神望/园丁辛勤栋梁/新苗看茁壮;赛球:篮球场/气氛真紧张/龙腾虎跃传球忙/个个身手强;灯下:星光间/同学坐桌前/今天灯下细描绘/明朝画一卷。 这组诗的稚嫩、直白和毫无文采可言是显而易见的,即便它出自于一个中学生之手,也谈不上是一组好诗,我今天看到的许多初中生、高中生寄给我的习作,都远比这一组诗强。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组诗居然能够发表,而且是一下全部发表在全国最有影响的报纸之一《中国青年报》上。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三日中午,我正在学校饭堂吃饭,系里的同学陈建平兴冲冲地告诉我:“汪国真,你的诗在《中国青年报》发表了。”“你别骗我了,我从来没有给中青报投过稿。”陈建平不久前刚在《广州日报》上发表了一首诗,我想这次他大概是拿我打趣呢。“真的,一点不骗你。”陈建平一脸正经,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。“是什么内容的?”我有点半信半疑了,脑海里瞬间闪过种种猜测。“好像是写校园生活的,是由几首小诗组成的。”陈建平说。我开始相信陈建平的话了,我知道自己写了这样一组诗。 当时学校为系里的学生订了几份报纸,男生宿舍订的是《南方日报》,女生宿舍是《中国青年报》,我要看到这张报纸必须得去女生宿舍找。于是,我跑到女生宿舍找到了报纸,匆匆浏览了一下,很快找到了印有我作品的那一版。 “我借去看一下。”在征得了女同学的同意之后,我怀着一种极其兴奋的心情跑出了女生宿舍楼。 “我的作品发表了!”手中拿著那张报纸,我还想对天空喊,对大地喊,对整个世界喊。 我最初的文学生涯便是从这组诗开始的,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,正是这组诗的作者,在十二年后,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人们称之的“汪国真风潮”。 以上就是有关《汪国真散文<我最初的文学生涯>》全部内容分享,文章由爱文网收集整理,仅供喜欢散文的朋友们参考阅读,希望大家喜欢。

安徽哪里能治癫痫病

安徽哪家医院看癫痫专业

安徽哪个医院治癫痫治得好

安徽看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

相关阅读
祝福顺口溜大全集
· 祝福顺口溜大全集

1、祝愿平安快乐,福如流水细沙。早晚天天好运,安康幸福潇洒。2、人过七十像足球,儿子姑娘都不留,人老话多不能由,洗鼻吐痰口水流;女儿女婿...